优秀!嫦娥五号探测器发射成功有“南宁力量”

11月24日4时30分,我国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用长征五号遥五运载火箭成功发射探月工程嫦娥五号探测器,火箭飞行约2200秒后,顺利将探测器送入预定轨道,开启我国首次地外天体采样返回之旅。在“嫦娥五号”任务发射的捷报背后,有两名广西籍技术人员的助力。11月24日,本报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技术部取得联系,了解了这两名广西南宁籍技术人员心中的航天梦,以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据了解,来自南宁市横县的宋政辉现为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技术部计量系统工程师,是此次“嫦娥五号”任务的计量电学组组长。来自武鸣的甘思旧为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技术部的气象系统工程师,是此次“嫦娥五号”任务的气象保障团队骨干成员。

宋政辉/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07年10月24日,“嫦娥一号”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中华民族的千年奔月梦想在这一天成为现实,坐在电视机前观看“嫦娥奔月”新闻实况的宋政辉,心潮澎湃,默默在心底种下了航天梦的种子,立志成为一名航天人。

2010年,宋政辉从检测技术与自动化装置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如愿进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技术部的系统工程师团队工作。在岗前培训期间,单位安排他们这群“准航天人”现场观看了“嫦娥二号”发射。火箭烈焰舞袖的绚烂和地动山摇的轰鸣,深深震撼了宋政辉,她更加迫切地希望自己能尽快成长,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系统工程师。岗前培训结束后,宋政辉走上了计量岗位,从事航天发射任务的计量保障工作。

计量是任务成功的基础和前提。宋政辉介绍说,他们检定的仪器仪表全都来自事关火箭发射成败的关键岗位,他们肩上的责任一点不小,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计量的不仅仅是仪器仪表,更是任务发射成功的基准,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必须是100%的精细、100%的精准。”

带着这样的耐心、细心和责任心上路,宋政辉认真学习着岗位知识,不到两年就拿下了8项航天计量检定资格证、测试与校准实验室内审员资格证和国家一级注册计量师资格证,成为电学计量专业的技术骨干。2013年12月,宋政辉作为电学电源组小组长,带领同事们一起圆满完成了“嫦娥三号”任务计量检定工作。

随着长征五号和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在海南文昌发射场首飞成功,中心西昌和文昌两个发射场同时迎来了高密度航天发射任务。中心技术部系统工程师团队辗转于西昌和文昌两地,开始了两场作战的紧张模式。为了支援文昌发射场工作,2018年,宋政辉从西昌调往海南,扛起了文昌发射场计量电学组组长的重任。

团队平均每年要检定仪器仪表2000多台(块),场区电压表、电流表由于检定时需要停电拆卸,只能在任务间隙开展工作,而高密度任务期间人手紧张,间隙期又非常短,如果还按老的模式开展工作,根本完不成任务。为了提高仪器仪表的检定效率,2019年宋政辉挺着孕肚开发了“多功能电力参数测量仪快速检定系统”。软件开发需要查找资料、写代码、调程序,经常一坐就是一整天。临近预产期,领导同事们都劝她休息,她却倔强地坚持到“胖五”复飞成功。而这大半年的辛苦工作,快速检定系统终于调试成功,使“胖五”复飞任务的仪表检定效率提高了一倍,她说,这是她和宝宝一起执行的任务,非常有意义!

“场区400多块多功能电力参数测量仪需要检定,时间只有两天!”今年8月,“嫦娥五号”任务启动在即,电学组接到赴场区检定多功能电力参数测量仪的任务。多功能电力参数测量仪检定耗时长,一般情况下,2名检定员一天满负荷检定量为70块左右。2天400多块,能按时完成吗?面对领导的询问,宋政辉带领电学组欣然受领了任务。他们利用“多功能电力参数测量仪快速检定系统”,将每人每天的检定量提高到了80块,又利用中午和晚上加班时间,将每天检定时间延长至12小时,按时完成了检定任务。这也意味着她研制的系统又一次通过了任务实战的检验。

“集中检定的那两天虽然累,但却是特别期待和自豪。”宋政辉说,当看到长征五号火箭托举“嫦娥五号”拔地而起、直刺苍穹的那一刻,心底会涌动起一股暖流,自己甚至不自觉地鼻子发酸,那一刻真切地感到,身为航天人的光荣和自豪,坚守着平凡的幕后岗位,执着于航天强国的伟大梦想,他们同样是航天事业成功背后的英雄。

甘思旧/通讯员 张征宇 摄

“嫦娥五号”发射前夕,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的采访镜头对准了甘思旧。这位来自广西武鸣的壮族女航天人,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技术部的气象系统工程师。作为此次“嫦娥五号”任务的气象保障团队骨干成员,甘思旧和同事们要观云测雨,判定场区的气象条件,为“嫦娥”寻找晴朗的奔月“窗口”。这是文昌发射场首次执行的探月任务,也是甘思旧第四次护送“嫦娥”奔月。

2003年,从大气物理与大气环境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带着对航天的向往,甘思旧进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技术部气象保障团队工作。在17年的航天路上,参与了50多次航天发射任务。在西昌工作时,她现场保障过“嫦娥一号”、“嫦娥二号”、“嫦娥三号”发射任务。2014年,为支持文昌发射场建设,她从西昌转战海南,来到文昌工作,全程参与了文昌发射场气象保障系统从无到有的建设,出色完成了长征七号、长征五号两型火箭首飞、“天舟一号”、“天问一号”等重大任务,多次担任文昌发射场的气象保障组组长。

“火箭的重要测试和点火发射都受到气象条件的影响制约,如果前期测试条件顺利,气象条件就成了火箭能否点火发射的最后一道命门。”甘思旧告诉记者,几个月前,阿联酋火星探测器“希望号”的发射就因天气原因而推迟,她所在的气象团队能否准确预报关系火箭点火决策,使命如山,责任重大。

由于嫦娥五号任务计划窗口为9到11月,处于海南岛的季风影响期,并且今年9月就出现了拉尼娜现场,影响文昌发射场地区的台风和降水明显增多。因而此次任务,甘思旧他们的气象保障重点主要是短时强降水和台风。“针对这个难题,我们主要开展了关于强降水的专题研讨和交流,并统计分析了历年影响文昌的台风气候特征,做到心中有数。”甘思旧介绍说,为了确保气象保障的万无一失,他们在实际保障过程中,将之前团队最新的研究创新成果“台风预报保障系统”和“集合预报数据显示技术”应用到此次任务中,及时跟踪天气系统的演变和台风的发展情况,使强降水和台风预报工作的质效得到很大程度的提升。

“11月以来,我们最担心的台风没有登陆文昌场区!”火箭发射成功那刻,甘思旧望着不断升腾的烈焰,回想起年初以来,她和同事们克服疫情影响,备战高密度发射任务的点点滴滴,不由自主地眼眶发红,“我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我们党的伟大、人民的伟大,我为我是中国人、中国航天人而自豪!”

她说,任务成功后,她会回到海口的家中,陪爱人孩子出去看个电影吃顿美食,感谢家人一直的支持。从“嫦娥五号”任务启动以来,她和同事们一直宅在发射场,58天不曾见到爱人孩子了。而远在广西武鸣老家的父母双亲,交由弟弟弟媳照顾,甘思旧因为忙于高密度任务已经一年多未曾见过。“他们每次在电话里都叮嘱我好好为国家做事,不要担心他们。”言及此处,面对风雷面不改色的航天女将竟也哽咽了声音:“等后续任务忙完,会休假带着爱人和孩子回去好好陪陪他们。”

 

(文章来源:南宁晚报)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