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思享】发挥海南自贸港开放优势,积极构建“数字货币区”

白津夫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常务理事 广西大学广西创新发展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

海南自由贸易港具有金融开放和资金自由流动优势,更有开放创新政策和举措率先落地实施优先权。依托海南自贸港,构建“数字货币区”,推进数字人民币率先落地运行,可以放大优势、引领发展,增强自贸港的国际影响力。

一、海南自贸港金融开放新优势

海南是自贸区+自贸港的重点开放区域,对标世界最高水平开放形态,对接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促进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立足于高质量高标准建设自由贸易港。今年4月,全国人大授权海南单独立法,为成为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港提供法律保障。6月,《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正式发布,明确自贸港建设的发展目标和总体进程:到2025年,初步建立以贸易自由便利和投资自由便利为重点的自由贸易港政策制度体系。到2035年,自由贸易港制度体系和运作模式更加成熟,实现贸易自由便利、投资自由便利、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人员进出自由便利、运输来往自由便利和数据安全有序流动。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具有较强国际影响力的高水平自由贸易港。

其中有关金融方面,《方案》强调,以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为重点,分阶段开放资本项目,有序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与境外资金自由便利流动。构建多功能自由贸易账户体系。以国内现有本外币账户和自由贸易账户为基础,构建海南金融对外开放基础平台。通过金融账户隔离,建立资金“电子围网”,为海南自由贸易港与境外实现跨境资金自由便利流动提供基础条件。还特别强调,支持金融业对外开放政策在海南自由贸易港率先实施。依法有序推进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金融科技领域研究成果在海南自由贸易港率先落地。到2035年前,建立健全跨境支付业务相关制度,营造良好的支付服务市场环境,提升跨境支付服务效率,依法合规推动跨境服务贸易自由化便利化。

总体上看,更加体现自由贸易港的“自由”特色,尤其是“两个率先“和“电子围网”建设,抓住关系全局的核心要点,对于推进重大政策措施落地起到加速度作用。有利于营造全新的金融生态,推动形成更加自由的金融环境,更有利于以更加开放的姿态迎接央行数字货币,为数字货币落地运行创造条件。

其一,金融开放政策在自贸港率先实施,有利于促进金融自由流动,提高对全球投资的吸引力,引导资金向自由贸易港汇集,为构建海南自贸港创新金融聚集区提供条件。

其二,金融科技研究成果在自贸港率先落地,这对于推动央行数字货币这一金融科技最重要成果,率先在自贸港落地运行提供了必要的政策空间。

其三,建立资金“电子围网”,有利于营造金融开放新空间,便于跨境资金自由便利流动,也为实现线上线下融合、探索建立特殊货币区和特定监管区拓宽思路。

总之,《方案》以改革开放为导向,更加鼓励创新探索,强调先行先试,突出自贸港核心特色,创造更加有利于要素资源自由流动的环境,打造更高水平开放新高地。

二、依托自贸港构建“数字货币区”

数字货币区是当今金融开放的重要形态,也是数字货币竞争的关键所在。“数字货币区”(digital currency area, DCA)主要是由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提出并正在转化为现实行动。其定义的核心内涵是:以特定数字货币进行付款和交易的网络,而这一数字货币是“仅限于”该网络使用。数字货币区与文献中的传统最优货币区(optimal currency area,OCA)截然不同:最优货币区(OCA)的典型特点是地理位置接近、参与者有能力将汇率作为调节工具。而数字货币区(DCA)由数字连接,只要参与者使用的货币形式一致,不管它是否以自己的记账单位计价,都会形成强大的货币联系。两者的共同之处就是减少交易成本,减少交易障碍。数字货币区是数字时代的必然产物,而手机支付是数字货币区形成的主要动力。研究指出,在未来,国际货币体系可能会围绕数字货币区而构建。就算这种情况不发生,数字化也会通过越来越大的货币竞争重塑国际货币体系。数字货币区的最大优势,就是数字网络提供的额外信息和社交连接性促进了(DCA)的更大凝聚力,其紧密程度要大于传统的货币区。

梳理数字货币区理论的核心要点:1.数字货币区存在于网络空间,区别于传统货币区的物理空间。2.以平台为载体、以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为支撑。3.数字支付成为数字货币区形成的主要动力。4.互联互通增强凝聚力和紧密性。5.数字货币区重构国际货币体系。

此前,国外就有学者把线上支付规模喻之为“数字货币区”。例如把支付宝线上的支付规模形容为“数字货币区”,认为支付宝事实上构建了“数字货币区”,余额宝的余额即成为蚂蚁金服的数字货币。

从技术上讲,数字化将打破壁垒,跨越国界,但由于多个无法分割的维度,它最终会带来一个更为分割的国际金融体系,区域化现象可能会进一步加深。我们要认真关注金融发展的新动向,顺应变化大趋势,规划发展新路径。

“数字货币区”理念带给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可以通过线上线下融合,在特定物理空间区域打造真实意义的“数字货币区”。从而把传统最优货币区(OCA)和数字货币区(DCA)的优势叠加,既发挥网络资源优势,又突出最优货币区“地理位置接近”特点,创造最佳金融环境,为央行数字货币率先落地运行提供实验空间。这样做既在自由贸易港锁定数字货币应用方向,也为央行数字货币试点测试补齐短板,为其在积累经验的基础上以点带面推开应用创造条件。央行数字货币试点测试在国内四个城市展开,但都是侧重国内应用,缺少面向国际化的内容。数字人民币国际化是不可逆的大趋势,也是央行数字货币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同样需要试点测试。特别是在央行数字货币竞争愈演愈烈的趋势下,更应提早布局,抓紧试点测试,越早准备越主动。美国在这方面已经走在前面,据“数字美元白皮书”透露,美国和墨西哥之间构建庞大的汇款通道,预计未来将会基于这些用例对数字美元的独立组件进行测试。面对当前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和数字货币竞争态势,更应当通过构建“数字货币区”,开启数字人民币国际化的征程。需要说明的是,建立“数字货币区”不是追求封闭运作,而是打造区域性金融开放空间,优化小环境改善大环境,推动形成更加开放、更加高效、更加自由、更国际化的金融环境。

三、相关措施建议

自贸港具有最佳的开放环境,具备得天独厚的试点测试条件,可以为央行数字货币未来国际化探索经验和路径。央行数字货币应当优先落地自贸港,把自由贸易港同时打造成为数字人民币国际化先行区。

为此,建议“发挥自由贸易港开放优势,积极构建数字货币区”。利用自贸港的开放创新、先行先试优势,以及金融要素自由流动、市场互联互通条件,打造一个线上线下融合、以数字人民币为主体的“数字货币区”,形成真实的国际化环境。

1.把构建“数字货币区”纳入海南开放大格局。作为自由贸易港落实“两个率先”原则的重大举措,整体规划、一体运作。同时,积极争取作为央行数字货币的试点测试区域,作为积极应对货币竞争、拥抱数字化的积极行动。

2.认真谋划,分步推进。第一步,增加海南自由贸易港作为央行数字货币试点测试目标地,进行面向国际化的试点测试,有针对性地进行落地准备。并且从潜在可能性、价值、未来发展以及长期重要性等方面进行充分评估。第二步,为央行数字货币落地运行作创造条件,明确落地应用的基本原则和方向,框定应用领域和范围,确定运行机制、监管架构等。第三步,在自由贸易港全面推进数字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建设“锚定人民币的数字货币生态圈”。

3.探索数字人民币率先落地运行。建立全息运行环境,直接应用国际贸易场景。在数字货币区内,以数字人民币为结算货币和数字支付工具,实行自由兑换、便捷支付。如果说国内其他四个城市试点测试的重点更多在技术层面和稳定性方面,那么海南自由贸易港则可以更多在应用场景方面进行测试。

4.建立风险防范机制。通过数字货币区构建风险防范体系,防范多种形式的不确定性风险,以及反洗钱等的机制化。同时,为防止对外发生渗透性影响,在一定时期内,可以借鉴“电子围网”方式,对数字货币区进行围网式隔离,以保持相对静态实验环境。

5.加强数据能力建设。致力于更广域的数据采集、全域的数据整合,建立共建共享的数据使用管理机制,提供多样化数据服务,打造互利共赢的数据生态。

6.为央行数字货币提供技术经济支撑。《方案》明确以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数字贸易等为重点发展信息产业,这将为央行数字货币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技术和产业支撑,也将提供巨量的应用市场,有利于夯实央行数字货币应用基础。数字化交易支付平台的出现,将引领数字货币的发展。而数字经济的规模发展,不断拓展数字货币应用空间。

总之,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与央行数字货币发展历史性地交汇,相互助力发展,定会相得益彰,有助于共同推进国际化进程。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